玩金融跨界的家电上市公司遇到麻烦了

乐利来国际官网

2018-10-24

玩金融跨界的家电上市公司,开始接连遇到麻烦。 10月23日,万家乐()发布公告,称公司主要控股子公司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及部分物品被查封,基本存款账户被冻结,对浙江翰晟及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 无独有偶,就在一周前,奥马电器()发布公告,称因卷入与湖南资管的合同纠纷,公司及子公司钱包金服及钱包智能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的账户金额为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众所周知,万家乐以燃气具为代表的厨卫家电起家,奥马电器也一直以冰箱为主营业务。

但最近两则引发外界哗然的公告,却均与大众印象中的家电业务无关。 这些跨界追热点的家电企业,为何在相似之地同时跌倒后燃气具时代的万家乐财经网翻阅万家乐的2017年报发现,燃气具业务的踪影早已消失。

根据公告,万家乐认为厨卫电器业务的盈利能力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遂在2016年11月以亿元的价格将该业务出售给曾经的控股股东张明园等人。

该项业务自2017年1月1日起,不再纳入上市公司的合并范围。

同时,主营石化、金属等大宗商品贸易和围绕大宗商品贸易项下的供应链管理服务的浙江翰晟,因在去年3月中旬被万家乐收购了6成股份,其财务数据自2017年4月1日起进入上市公司体系。

如下图所示,在输配电设备及大宗商品贸易及供应链管理两大业务里。

后者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 在排除2017年第一季度数据的情况下,浙江翰晟在当年为万家乐贡献了的亿元收入,占比%。 图片来源/万家乐2017年报到了2018年上半年,其更是创造了亿元的营收,占总营收比例进一步上升达到%。 而万家乐仅存的制造业务输配电设备则出现营收、毛利双降的局面。

2018上半年,大宗贸易及供应链服务的营收大涨%,但毛利率同比下降%至%图片来源/万家乐2018半年报值得注意的是,瞄准期货等衍生品的大宗商品业务有些虚胖。 根据年报披露,该业务的毛利率只有%,而变压器等产品的营收虽只有亿,毛利率却稳定在%的高位。 根据披露的部分衍生品投资情况,浙江翰晟也是有赚有赔。

例如,其通过同信久恒期货有限责任公司操作的一份期货合约,在2017年年底两个月里,亏损万元。 但在通过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操作的一份期货合约中,以近6个亿的投入赚得万元。

这也是其当年盈利最大的一比衍生品投资。

或许是看到了衍生品投资的甜头,浙江翰晟在2018上半年的衍生品投资项目增加到了14个。

截至今年6月29日,有四个项目的亏损金额合计达到万。

而万家乐上半年的净利润也才不过1452万元,这个数字,对于这家半年营收超70亿的公司来说,实在有些不寻常。

对此,万家乐在年报中承诺:浙江翰晟将通过不断完善风控体系,设立风控小组,对期现业务进行全程风险监控,最终形成期现两个市场的风险控制体系对公司的整体经营风险进行控制,以确保浙江翰晟期现结合模式能够按照公司的规划有效地执行和落地。 此次被卷入草根投资金忠栲等人的风波,会给万家乐倚重的浙江翰晟带来何种影响,尚不得而知。

冰箱业务存在感逐年走低的奥马电器与万家乐如出一辙,传统实体业务停滞不前,金融版块风生水起,却最终陷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局面,还有奥马电器。 根据其在2018半年报中的描述,旗下冰箱公司自2009年始终保持国内冰箱出口量第一的记录,2009年至2017年奥马冰箱整体销量排名冰箱业前五。 但即便是这样的明星业务,也免不了人老花黄的窘境。 今年6月底,奥马电器拟以亿元的对价向部分奥马冰箱的管理层出让40%的股权,据此可推导出奥马冰箱价值亿元。

但让人不解的是,根据2018半年报,奥马冰箱的营收为亿元,占比%。

财经网翻阅奥马电器2016、2017年年报发现,该业务的往年营收占比也达到9成左右。 另一方面,以奥马电器停牌前的股价计算,其总市值约为亿。 将上市公司体系里的支柱业务半数掏空,对价却只有市值的五分之一。

显然,这个交易有很多不合理的疑问。

最终,在今年8月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占出席会议股东所持股份%的当事人否决了这项出售议案。

有报道称,这起事件反映了奥马冰箱管理层与奥马电器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赵国栋之间的矛盾。 事实上,自从奥马电器创始人蔡拾贰于2015年11月正式卸任董事长,前京东集团副总裁、钱包金服创始人赵国栋于当年年底接任这一职位。 奥马电器的跨界之旅就已启程。 总体表现就可以归纳为:冰箱的主业地位下降,定位于理财、消费、信贷三大板块的金融科技业务在近三年内实现大跃进。 通过翻阅奥马电器近3年的财报,财经网发现,以中融金、钱包金服等公司为主所贡献的金融科技业务呈现爆发式增长在2016上半年的报告期内,该业务的毛利率达到%,营收则为亿。

同时,毛利率仅有%的家电业务,营收则下滑%至亿元。

而2016年全年的财报则显示,金融科技业务内部还增加了发放贷款业务。 这项业务的营收,从2016年的622万,在2017年大涨%至亿,2018上半年,也以同比增加%的速度逼近亿元大关。

从占总营收的比重看,其在2016/2017/2018上半年三个报告期内分别为%、%、%,呈现逐年增长的态势。

奥马电器的金融跨界步伐没有停下,2017年的年报里,其还增设了出租智能POS机业务,虽然这项业务的毛利率不高,仅徘徊于3%左右。 但也同样发展迅猛其在2017年的营收仅为3579万,但到今年上半年,就已飙升到万。 当然,最能体现此消彼长的还是信息技术服务和家电业务之间的运行数据。 2016年,奥马的冰箱收入微涨%至亿。

2017年,虽然营收大涨%至亿,但毛利率大幅下滑近8个点。

到了2018上半年,冰箱业务再次陷入停滞,营收同比小幅上扬%,毛利再度下滑%。 而在这三个周期内,家电业务的收入占比也从最初的%一路下调至%。

与之相对的是,信息技术服务业务的营收不仅从2016年的3亿大涨%至2017年的亿,到2018上半年更是同比大增近4倍至亿,其毛利率更是节节攀升2017年大涨%至%,2018上半年攀至%,成为奥马电器旗下毛利率最高、营收占比第二大的主力业务。

可以说,金融科技业务代表着奥马电器的未来,至少是赵国栋这位金融老兵勾勒的未来。

根据2017年报,主营数据管理信息系统的钱包金服、主营POS机研发的钱包智能已经是奥马电器的全资子公司,中融金剩余49%股权在去年也以亿元的价格收归奥马。

而此次涉诉,成为被告的则恰好包括钱包金服、钱包智能、中融金三家公司。

前两者被冻结账户金额达到亿元,超过了中融金和钱包金服上半年亿元的净利润。

影响不可谓不小。 图片来源/奥马电器2018半年报结语上市公司应当摒弃短视主义,要专注主业,发扬工匠精神,做行业的排头兵,不要利用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去盲目跨界经营。

去年4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这样谈到。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但显然,笃信富贵险中求的众多上市公司依然耐不住寂寞。

万家乐和奥马电器在选择逐步抛弃传统的家电业务,转战时髦的金融后,享受过整个行业蒸蒸日上的红利,但到如今,他们也必须承受这份跨界的代价。